推荐资讯

御林军们被熊熊的山火阻隔掉了去路一个个的又各怀鬼胎在互相对望

发布时间:2018-07-23 21:41 浏览:
   看到这小山坡的后方不知道何时偷偷的潜伏进来了一个人,一直在宋徽宗后方百米开外,为了不能打搅他观赏风景的雅兴而被赶跑的侍卫们,则是开始撒丫子的往山坡上赶了过来。
 
    而这皇帝老儿,不知道是真的老眼昏花,昏庸到了一定的地步,还是被这昏君系统给影响到了智商。
 
    他也只顾得听得前半句的奇石两个字,而赶紧的将一旁的童贯给推了出去。
 
    “快!快!童大伴!快将这黑色的石头接下来,可莫要让这无知的小儿,将其损毁了啊。”
 
    而被推出去的童贯则是一阵的苦笑,他原本一直因为自己被赶出了权力中心的那点苦闷,全被面前的这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太上皇,给搅的踪迹全无了。
 
    但是当他抬起头来,朝着那个黑石头飞过来的方向,定睛一看的时候,则是大惊失色。
 
    领过军队,打过大仗的大宋国最顶级的太监,现在竟然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掉头鼠窜了起来。
 
    而一旁仍然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徽宗,看到了童贯转头就跑,就这样将他的奇石弃之不顾了,竟是打算自己身先士卒的跑过去,亲自接住那块石头。
 
    “童大伴,你干嘛跑啊,哎呀!我的石头!”
 
    听到了宋徽宗的招呼,童贯下意识的转头望过去,直接就是睚眦欲裂,因为此时的宋徽宗竟是将自己的袍子的下摆,兜了起来,朝着开始下落的那块黑石头接了过去。
 
    “大官人!小心啊,这不是石头,这是火药弹!”
 
    “有刺客!有刺客!”
 
    而被童贯这么一吼,原本还做出来了扎马的举动的宋徽宗,则是脚下一软,噗通一下,就摔倒在了地上。
 
    而原本应该落在他的怀中的那个万人敌,则是径直的落在了宋徽宗摔倒的正前方,他的脸部正对着的地方。
 
    而直到这个时候,宋徽宗才知道他刚才企图接住的是个什么东西。
 
    因为那个处处充满着危险的味道的石头,它所剩下的最后一点线捻也随着火星的溅射,烧入到了接引的小孔之中。
 
    随后,宋徽宗就看到了一道冲劲十足的火舌,朝着他的面门喷射而来。
 
    剩下的……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因为他体内的昏君系统,压根就不用他去激发,就一直浑浑噩噩的运转着。
 
    不需要系统的勾引,他就已经将一个昏君做的十分的完美了。
 
    而这系统说白了更是屁本事也无,在性命存亡的时刻中,吃喝玩乐和耍弄女人的一百一十八花式,也根本救不了任何人的性命。
 
    所以,幸福的瞬间就是死亡的宋徽宗,自然看不到他死后的地老鼠一般的万人敌,让山清水秀的踏青之地,成为了一片的刀山火海。
 
    那些反应稍微迟钝一点的太监宫女们,都多多少少的中了万人敌的溅射的伤害。
 
    而那个距离太上皇最近,也最能体现其受宠程度的童贯大将军,则是被铁蒺藜生生的在身上戳了无数个窟窿,再也无力逃窜之后,被火舌直接给吞噬进了太上皇的埋骨之地。
 
    这也算是他童大官人,为皇帝老儿尽忠了一辈子的铁证了吧。
 
    遗臭万年的两个人死在一处,也不算埋没了人才。
 
    而被如此迅雷不及掩耳的惨烈的刺杀,给惊呆在了现场的御前侍卫们,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往前一步。
 
    他们这群本就是各个家中的后辈子孙,为了混日子和官衔而被塞进御前的人,哪里又见过如此惨烈的阵仗啊。
 
    有些没有出息的人,竟是手脚发软,连手中的横刀都握不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这一片山,变成了宫女逃,乐师窜,侍卫们停滞不前的状态。
 
    而还未达成他最后的目的的顾峥,则是在山坡上再一次的大声的吼出了他掌握的最新的消息。
 
    “现在的皇帝老儿,开封府的赵桓,已经被金国的完颜宗望给杀死了!”
 
    “现如今的开封府,到底是哪个做皇帝我们还不得而知呢!”
 
    “只不过,你们这群人保护太上皇不利,本就是杀头的罪过。”
 
    “但是若在这新皇帝登记之前能够赶到开封府,将赵老儿被人杀死的消息递过去…”
 
    顾峥这边的话还没说完,这带刀侍卫之中就有那聪明人将话自言自语的接了下去。
 
    “那反倒不是一桩大罪,反倒是大功一件啊。”
 
    “现如今无论在开封府中,最后得胜的是赵家的哪一位,他们的头上都不愿意有宋皇帝这座大山,压在其上。”
 
    “而太上皇被一个刺客直接杀死,反倒是现在最完美的结果了。”
 
    在这山坡上的人,被顾峥的话说的是眼睛发光,而顾峥接下来的话,将他寻仇的由头都给他们这群人给准备好了。
 
    “赵家老儿,昏庸无能,逼反民众,杀死我顾家庄一百二十余口百姓。”
 
    “今日我顾峥,替天行道,斩昏君,报家仇,自此人亡仇散,痛快!痛快啊!”
 
    随着顾峥一阵嚣张的大笑,他整个人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后山的方向逃窜了出去。
 
    须臾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御林军们被熊熊的山火阻隔掉了去路,一个个的又各怀鬼胎,在互相对望了几眼之后,竟是心有灵犀的开始缓缓的从山坡上往山下的大路边上退去。
 
    也不知道是谁领的头,率先开启了逃窜的模式,这一队人马,竟是不管不顾的骑在马背上,朝着开封府的方向,连夜的奔跑了过去。
 
    只剩下那没有人看顾的山火,在这山坡上借助着刚刚起来的风势,朝着山下迅速的灼烧了起来。
 
    这让那些侥幸的逃得了性命的内侍们,跑到自己的驻扎地找人救命的时候,那些后赶过来的官军们,却只看到了烧的像是一个燃烧的馒头一般的山坡了。
 
    一个军队的队长模样的人,骑在马上掩住了口鼻,来阻止这漫山遍野的烧的焦臭的气味。
 
    指着半山坡的位置,询问一旁前来报信的小太监到:“你确定咱们的太上皇和童大将军就是在这里被刺杀的?”
 
    “没,没错。”
 
    底下的小太监颤颤悠悠的尽量保持着腿不软的状态。
 
    刚才那一幕的惨状实在是太吓人了,多亏了他平日中不受重视,只是安排在了外围,替那些乐师们运送乐器的工作。
 
    否则现如今的自己,应该也在那山林之中,诸多没有来得及跑出来的同伴之中吧。
 
    而那个将军皱着眉头自言自语到:“这就麻烦了,也不知道这种天气,这样的山火要烧上多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