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直到她停止了委屈的哭泣抽泣声时有时无之后他知道她睡了但他并没

发布时间:2018-07-02 10:46 浏览:
“也会像你一样,一直背着我到家吗?”这个世界上,在她的生命中,还会出现第二个明泽楷吗?
 
    明泽楷蹙眉,沉声告诉她,“会的。”
 
    “那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我可以告诉他,让他帮我找你吗?”
 
    “……不可以。”
 
    仲立夏一阵心酸,倔强的不肯就此作罢,“那你,会不会想我?”
 
    几秒钟的沉默之后,他的答案冷血的痛彻心扉,“不会。”
 
    “我知道是你骗我的。”她才不会相信他的谎话。
 
    他却非要打破她的信念,“我从来没有骗过你,这次,也没有。”
 
    “骗子。”
 
    “……”他没有再反驳。
 
    沉默许久之后,仲立夏才带着哭腔,似乎是在祈求他,“明泽楷,我想和你睡。”
 
    她一句带着哭腔的话,足够拉扯他的心,明泽楷心疼的厉害,轻声哄着她,“别闹了,睡吧。”
 
    “我不要,我要你抱着睡。”她像个可怜的孩子,哭着求他。
 
    “……”好一会儿,直到她停止了委屈的哭泣,抽泣声时有时无之后,他知道,她睡了,但他并没有结束通话,听着她浅浅的呼吸声,就好像,她就睡在他的枕边一样。
 
    天亮后,新的一天,阳光明媚,仲立夏也如同攒足了满满的能量,整个人精神焕发,一点儿都看不出昨晚的忧伤。
 
    早餐结束,她抱着儿子亲了几下,和乔玲打了招呼,就拽着明泽楷出门,还是她开车,他坐车,一路上谁都没提昨晚说的那些话。
 
    仲立夏一路上都喋喋不休的说着,“明泽楷,今天你不准偷懒,我真的还有好多东西没准备。”
 
    “明泽楷,我们先去试婚纱,然后再选度蜜月的地方,你说,去哪里度蜜月好呢?”
 
    “……”这样的问题,明泽楷并不回答。
 
    仲立夏也不觉得扫兴,自顾自的说着,计划着她的完美婚礼,“明泽楷,我想在教堂举行婚礼,你说好不好?”
 
    “……”
 
    “明泽楷,我要不要换个发型,我都长发这么多年了,要不要做个短发新娘?”
 
    “明泽楷,我……”
 
    “明泽楷,你怎么都不说话?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明泽楷……”
 
    他终于被她逼出一句,“你喜欢就好,你想怎样就怎样。”
 
    婚纱店里,仲立夏幸福的挑着婚纱,没看一件都先问问明泽楷,“这件好不好看?这件好吗?”
 
    其实他想说,‘都很好。’她穿哪件,在他眼里,都是最美的新娘。
 
    最后仲立夏挑了一件白色的抹胸款式,店员说如果喜欢可以试穿一下,仲立夏去试穿的时候,明泽楷看中了另一件和仲立夏气质更搭配的婚纱,他注意到,刚才她也偷偷的看了这件婚纱好几眼,不知道她为什么最后没选这件。
相关阅读